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采宜 > 关于爱情的五大误区

关于爱情的五大误区

爱情是一种病,让人既想沉湎又想摆脱的病,如果你从未体验过这种病症,那是遗憾,如果一辈子都被这种病折磨得死去活来,那是因为心智没有随着年龄成长。关于爱情,有一些误区,被年轻人误以为真理:

1.优秀的异性才是理想的配偶

婚姻与自我的关系如同脚跟鞋子,选鞋子是舒服重要还是好看重要?当然,最理想的是既舒服又好看,然而现实通常是,舒服的鞋子不一定好看,或者好看的鞋子会挤脚,只能二选一的时候,舒服优先还是好看优先?

理解这个问题比较容易,毕竟,我们在鞋店是给脚选鞋

要理解婚姻,相对就难一些了,大部分人本能地想找一位优秀的异性做伴侣,而不是选一个合适的异性做伴侣,两个优秀的人在一起未必是一对和谐的夫妻,正如一双好看的鞋子未必适合另一双漂亮的脚,选择好看但并不合适的鞋子,代价是脚上的血泡和鸡眼,选择优秀而不合适的伴侣,代价可能是生活充满了各种疼痛和郁闷。

那为什么还要把“优秀”当作一个硬指标?一是缺乏自信心,认为优秀的人在社会上拥有更强的生存能力,这种心理的背后,是对自己生存能力的质疑和不自信;其次,满足父母家人甚至七大姑八大姨的“审美标准”,本质上是自己的虚荣心。正如穿好看的鞋子有人夸,为了被夸而忍着脚疼,许多人在不由自主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不自知。

按照别人的标准选择自己的伴侣,这个标准名字叫做“优秀”。

2.永恒的爱情才值得追求

好多人问,这世上有没有永恒的爱情?

佛法说,时间万物,无不在成、住、坏、空的轮回里面。一切都在变化,唯有无常是不变的。爱情,作为荷尔蒙所驱动的心理意象,应该比任何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固体都变得快。但有人偏偏就是要追求永恒的爱情。

关于爱情,有一种永恒的爱就是:你爱我,生生世世只能爱我一个人,不许变心,不许斜觑,不许心有旁骛;爱是你的监狱,我是监狱的狱卒;凡是爱情偏执狂都有类似的执念:追求永恒。

还有一种永恒:十八岁时有人爱,二十八岁有人爱,一直到了八十岁,还有许多仰慕的眼睛在追随……..这种人的典型代表是杜拉斯,她永远被爱。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情感之花绽开,每一段感情都踩着它自己的时区,有着自身独特的色彩。一个人在生命的不同“时区”恋爱不同的异性,与不同的异性演绎情感的故事,是最正常不过的。正如奥斯卡王尔德所说的:“逢场作戏和终身不渝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后者的戏演得稍微长一些。”

我们在五岁的时候喜欢的玩具,和十五岁的时候不一样,男人在二十岁的时候喜欢的女人一定和五十岁的时候喜欢的女人自然也是不一样的。理解变化,接受变化,才是理性的认知。

实际上我们从小知道“永恒的爱情”多半来自于文学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双双殉情,留下千古唏嘘,人死了,爱在死亡的祭祀中获得永生,这是悲剧;而我们芸芸众生多半活到七老八十,打打闹闹也好,相濡以沫也好,多半都习惯使其不离不弃,这是貌似喜剧的悲剧。时间,是蒸发爱情的蒸笼,谁也逃不过。

说到底,大多数爱情的结局是:要么人死了,要么爱死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许的都是当下。

永恒是一种妄念。

3.信任,就是把自己无条件地交给对方

为什么,爱会成为枷锁?因为你要求对方把自己无条件地交给你,你和他的关系失去了边界。

1983,美籍艺术家谢德庆做过一个名字叫《绳子》的行为艺术作品,他把自己和艺术家琳达·莫塔诺在腰间用一条8英尺长的绳子绑在一起,整整一年日夜不分离。他们选了74日即美国独立日来开始这个充满束缚和牵制意味的行为艺术,接下来的一年,吃饭、上厕所、洗澡、睡觉,看电影、散步、遛狗、见朋友、接受采访、做一点兼职的工作,甚至自慰,他们都无法分开……直到198474日,解开绳子那一天,他们见证了彼此的性格、行为差异,乃至人性上的恶,解开绳索哪一天,这一对人共同的情绪是:这一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她)了!这种绝对的暴露对人际关系所产生的破坏性,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会深刻理解。

当你把自己无条件地交给对方,没有隐私,没有秘密的同时,也失去了尊严和魅力。

共生关系是非正常的人际关系。在这种没有边界的关系中,双方互为彼此的地狱。

所以,无论多么相爱的伴侣,当你们合二为一,把自己无条件第交给对方的时候,共同走向的绝不是爱的天堂,而是彼此囚禁的牢狱。

4.爱的基础是忠诚

关于忠诚,我们从《红楼梦》谈起,男女主人猜来猜去的都是藏在心里的各种哀怨和欢喜在倚红偎翠的贾宝玉眼里,姐姐有姐姐的好,妹妹有妹妹的好,林黛玉、薛宝钗、晴雯甚至香菱,都在不同的时点,不同的场合勾起宝玉的怜爱之心,其中唯一和他有云雨之欢的女性只有袭人,而他痴心所恋的黛玉,给他的一多半是嗔怨、冷脸或者“闭门羹”。可见,两性之间的吸引,常在隐约、暧昧之间就已经存在,走心的爱情,多半体验为内心世界的翻江倒海,而不是生理层面的床第之欢。

这里引出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关于所爱,是你心里想着念着的那个人,还是睡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同样,关于出轨,是心心念念想着另一个人,还是和谁有过巫山云雨?

既然铭心刻骨的爱情是在心里,那么,真正的出轨应该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内心。

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就会知道,对感情的忠诚是即便当事人都无法主宰的心思。如果把它作为前提,那世间真没有经得起推敲的爱情。

中国有句老话,“孝字问心不问行,淫字问行不问心”。千里之外的儿女,对父母有惦记之心,已经是孝,而春心荡漾的女子,只要没有偷汉,就不能拿她问罪。

即便在封建社会,也只是禁淫行而不禁春心。那么,两性之间的恋慕之心,如何禁得?何况,人的理性、道德、责任等等能管的住的也只是行为,心,是管不住。

爱与恋,皆为不由自主的缘起,最好的两性关系是相悦,不是相守。

5.爱情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为了爱情,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放弃了彼得堡的上流社会,放弃了心爱的儿子阿廖莎,投奔了心爱的情人渥伦斯基,最后,出于对爱情的失望,走出了渥伦斯基庄园,到他们第一次相见的火车站,卧轨自杀。

同样,鲁迅笔下的《伤逝》情形也差不多,子君和涓生冲破家庭的重重阻力,结合到一起,成为一对叛逆封建家庭的自由夫妻,最后,子君却在郁郁寡欢中黯然离世。

如果易卜生能给玩偶之家写一部续集,关于娜拉出走之后的故事,我想,女主人公娜拉的命运也不会比安娜卡列尼娜和子君更为幸运。

为什么抛弃一切去争取爱情的女性,最后都以悲剧收场?

很简单,因为生活是树,爱情是花。没有花的树不过是单调的,沉闷而已,而离开树的花一旦,凋零是迟早的。

上周在读书会上,有一位女性问:如果你是男生,喜欢林黛玉还是薛宝钗?

对于这个问题,大部分男生的答案应该是:我想娶薛宝钗当宝二奶奶,上,替我伺候祖母开心,下,替我管理丫鬟老妈子,当家理费,对外还能妥善处理上至皇亲,下至仆人的各种红白礼事,至于林黛玉,我希望她是我的情人,秋天一起赏月,冬天一块吟诗.......

假如林黛玉不是香消玉殒,而是如心所愿嫁给了贾宝玉,那么一年半载之后,贾府一定会给宝玉娶一个像薛宝钗那样圆滑、王熙凤那样精明的姨太太来当怡红院的家。黛玉相应沦为有位无权的傀儡太太。

毕竟,生活之树长青,爱情之花才有所依附。

无论你是如何的倾国倾城,想拿一朵花去颠覆一颗树的现实存在,通常都是委地而谢。

所以,要让爱情活得长久一些,先谋生,再谋爱;实力永远比口红重要!



推荐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