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采宜 > 降准周期才刚刚开始

降准周期才刚刚开始

记者:有观点认为,此次降准的主要目的是调节流动性,抵消外汇占款收缩的影响。也有观点认为,明显的通缩压力以及较为疲弱的经济增速,是促使央行推出此次降准的主要原因。您认为此次降准的动因和目标是什么?

 

林采宜:我个人认为此次降准的主要原因和动机是央行为了平滑国内的流动性波动。

首先,由于季节性因素,每年1、2月份资金市场相对比较紧张,为了防止利率突然冲高,有必要采取相应的宽松政策平滑流动性。其次,从2014年8月份以来,外汇占款处于持续下降趋势,外汇占款的减少需要人民银行释放流动性进行对冲。另外,目前经济增速在放缓,而资金成本高的压力很大,这也带来了“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降准本身能够降低商业银行运营的资金成本。

从中长期来看,目前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如此高的水平,与过去六、七年人民币流动性受制于外汇占款有关。央行为了对冲不断升高的外汇占款,采取了成本最低的做法,即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目前外汇占款不断升高这个因素已经消失,如果能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价格型工具而不是数量型工具来调控,将更符合长远的货币政策调控思路。我个人认为,此次降准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从今年年中到下半年,还会陆续降准。

 

记者:目前的存准率水平是2005-2011年期间较高的国际收支顺差而形成的,您认为未来的调整趋势和下调空间还有多大?

 

林采宜:2006年时,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只有7.5%,2008年上调至10%,随后一路上行,最高时达到21.5%,当时也是人民银行外汇占款水平最高的年份。2013年,我国外汇储备超过4万亿美元,新增外汇占款超过2.7万亿元。过高的外汇占款导致人民币不断被动增发,过去十年间M2的快速增加,实际上也于外汇占款增加有一定的关系。由于人民币不断被动超发,央行采取提高准备金率的政策不断回收流动性。现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趋势已经结束,将来会进入双向波动,人民币汇率处于平衡状态甚至略微下行。作为央行正常的政策调节措施,适度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应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更多的运用价格型工具进行调控。

 

《21世纪经济报道》:CF40成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在近期完成的CF40季度宏观政策报告中指出,流动性问题是跨越中国经济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主要矛盾之一。您认为我国目前是否存在流动性紧张的状况?具体有哪些体现

 

林采宜:流动性紧张的原因主要是外汇占款不断下降,资本流出。观察外管局和主要商业银行的结售汇数据,从2014年8月份以来,资本基本处于单边流出、持续逆差状态,这种逆差也是外汇占款下降的原因之一。

从短期来看,此次降准是平滑流动性,而不是大幅放水。但是想要真正扶持经济,仅依靠降准是不够的,效果也不一定特别好。短期来看,我认为此次降准属于中性的货币政策。在季节性原因、资本流出等导致流动性偏紧时,应采取一定的宽松政策,释放流动性,当市场流动性偏松时就适当收紧。

从长期来看,降准只是一个开始,为了应对 “新常态”,中国的货币政策会进入一个调整期。“新常态”是指过去贸易顺差每年都在扩大,导致人民币外汇占款不断增加,而去年开始顺差大幅缩小,出现了资本净流出。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占款下降,那么存款准备金率也应该下行。

存款准备金率完全是一个数量型的货币政策工具。人民银行改革中不断强调要更多使用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减少数量型工具的使用,包括信贷规模控制、贷存比控制,以后都会不断放松。今后可能主要靠调节市场本身的利率机制,包括现在使用的MLF等措施,引导市场对中期利率的预期。我们会和西方国家一样,更多靠价格手段调节市场的资金供求。在人民币被动超发这个外部压力消失后,存款准备金率会慢慢回落到正常水平。从长期来看,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是央行货币政策工具调整的一个组成部分。

 

记者:此次降准也是“非对称的”,央行为了实现结构调整的目的,对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您对此有何评价?

 

林采宜:这实际上是从2014年4月份以来结构性宽松的一个延续,从那时候开始,就通过农信社、农商行的结构性调整对小微企业、三农进行扶持,没有太大的深意。

 

记者:短期内是否还会降息?

 

林采宜:关于降息,需要再度从周小川提出的“中性”货币政策来理解。如果中国的CPI继续下行,有可能会继续降息。降息和升息可以控制实际利率,如果CPI继续下行,实际利率会上升,如果实际利率在上升,不排除人民银行通过降息来调节,如果CPI保持稳定或上升,我认为降息的可能性很小。

 

记者:昨天公布的一月份进出口数据显示,1月份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0.8%,出口下滑3.2%;进口下滑19.7%;贸易顺差3669亿元,扩大87.5%。进口大幅下滑,反映了内外需皆疲软,您认为未来是否会进一步降准?

 

林采宜:此次进出口数据下滑,属于衰退性的下滑,我们现在面临较大的输入型通缩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未来降准降息空间都比较大。

 

 (2月9日,就央行降准事件接受21世纪记者采访)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