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采宜 > 有些时候 创业是一种妄念

有些时候 创业是一种妄念

这是一个焦虑的时代,欲望的风在人们心口呼呼地吹,能把猪和大象吹上天。风中飞翔的猪,有一种叫做“创业”。

七年以前,我有个同事,离开安稳舒适的大公司,跟她的领导出去创业,从注册公司、招聘团队,到装修办公室,构建技术平台,一个小公司,从无到有,艰难地诞生了。运营了四年以后,公司发展到一两百人,业务初具规模,准备上进一步扩张的时候,董事长引进新的总裁,作为创始人之一,她黯然离开。去了另一家著名的IT集团,为这家企业打造一个全新的支付平台,三年过去,平台上线,业务步入正轨,集团想在这基础上打造金融控股公司,又请来高人,她再次变相下岗。

这七年,她加了无数个班,放弃了无数周末,牺牲了陪伴家人和孩子的天伦之乐,最后,公司成功了,她却只能带着自己的股权离开。从公司发展的角度看,不同时期,企业的规模不一样,业务内涵不一样,需要不同的管理团队,换将换帅,在公司成长变化过程中的必然选择,从道理上看无可厚非。她的老板我也认识,一个中正、理性的人,他问心无愧:“该给的(股权)都给了,我并没有亏待她”。是的,初创公司的辛劳,人家没有否定,千亩良田,让你颐养天年,不能算不厚道。

七年没日没夜的奋斗,换来账上价值千万的股权,如果把工作当作一个职业,七年,上千万的收入,应该远远超过她在大公司上班的工资,从财务意义上衡量,说“成功”并不为过。可她说起这段故事的时候,眼角是泪水。

我想,她所有委屈和伤心来自于“创业”这个妄念。

创业和职业,到底区别在哪里?

于大多数人而言,职业无非是从事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挣钱,养家活口。如果你从事的职业恰好又是你的爱好,那么,银子乐趣两不误,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幸运。从职业的角度看,“忠于职守”的理性定义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如此,而已。

而“创业”,通常都是投入了全部的感情、时间和精力,把公司、工作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经营,非但上下班的时间没有边界,精力、感情的投入也没有边界。拼尽心血、一手一脚把公司做成了以后,想要永远掌控或者朝夕相伴已经是感情上难以割舍的需求。因此,无论获得多数财务上的回报,离开,都是一件伤感的事情。

我们回头来看企业的本质。无论经营什么样的行当,企业无非两类:一类是发现市场的不均衡,然后在不均衡中寻求套利机会,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企业家大部分靠套利发财;另一类是创新,靠技术的突破,或者商业模式的改变创造价值,前者如谷歌的搜索算法,后者如苹果的APP

套利的市场,没有技术门槛,只要不存在行政垄断,都是竞争者云集的红海。在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中拼出胜负。因此,“打造核心竞争力”是套利型企业不能断的春药。一停,立马就衰,甚至死。而在红海中求生存的企业,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核心竞争力,所谓的竞争,就是没日没夜地干,一拨人干不动了,换一拨人继续拼。

而创新不一样。

google为例,拉里佩奇在1997年创造的搜索算法,至今没有一家公司可以超越。算法技术虽然只是互联网应用中的一个小小细节,但关乎千百万人的搜索效率,是互联网福利的重要组成。Google搜索算法这种无法仿效的技术优势,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当然,还有乔布斯,那无与伦比的天才设计和APP平台的独特创造,APP虽然可以仿效,但门槛极高,即使有人比肩,这个领域的寡头地位总是无虞,这也算苹果的核心竞争力。

创业,潜台词是创造一项新的事业,把天才们的技术创新和艺术创造商业化,推广到千家万户,给这个世界增加物质或者精神上的福利。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通常具备以几何级数爆发时增长的天然基因。显然,这是少数人的事情。

前天看画家朱新建的漫画文字,很是有趣:“英雄要邪,英雄不邪是死英雄;美人要淫,美人不淫是泥美人。”这话倒过来理解,英雄不邪,就不是真英雄,和平年代,成为英雄的前提是:上帝在他脑袋上开了一个邪门的洞,使其活在一个非我莫属的天才王国里,如同佩林、如同乔布斯。比起这些天才们对事业的心神迷醉,大部分中国企业家的勤奋,显然像是或薄或厚裹尸布,一脸神圣,了无生机。

记得有一个人曾经问蒋勋:“小女孩适合学钢琴还是学小提琴”?蒋勋说:经常抱抱她,这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一个孩子的童年没有对父亲体温的记忆,那么再好的音乐也不会引起她的感动,因为,情感是一切艺术感知最内在的本源。

“眼下这个时代,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肥硕,如同给你上了一大盘肉,看起来很多,但吃起来每一块都不是味道”。这“没有味道的肉”,在我看来,如同富人账户上买不来幸福感的钱。

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既然没有英雄的邪,莫妨追求些美人的淫,留一些温润、自在的时间抱抱孩子,陪陪家人。生活是个美人,没有闲暇,就没有气韵。

 有一种癫狂来自欲望,它让我们以有限的能力去追逐无限的金钱。风停的时候,长不出翅膀的猪,迟早会摔到地面。

2015,穿越全民创业的虚妄癫狂,我们有多少心思能留给身边的亲人,留给每一个茶饭平淡、日出日落的寻常日子。

忽然很怀念,儿时那个在寂静黄昏的树影下懒散移动的血色夕阳。

林采宜

2015321

推荐 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