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6月8日,央行宣布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7月6日,央行再次将金融机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31个百分点;同时,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7倍。

收窄息差并不断扩大贷款利率浮动区间被社会各界人士理解为中国利率市场化的序幕正逐渐拉开。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肖和麦金农的观点,利率管制和金融业准入限制共同构成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金融抑制。而金融压制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资本的高投入低效率,以及资金的脱媒和利率双轨。目前中国民间借贷余额估计有3.8万亿元,占中国影子银行贷款总规模约33%,相当于银行总贷款的7%,官方的管制利率和民间的高利贷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利率双轨制。

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步入改革的深水区,金融抑制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瓶颈之一,如何推动利率市场化,解除金融抑制成为当前各界共同关心的改革焦点。

要实现利率市场化,政策调整是一个方面,例如逐渐放开存贷款利率限制,和政策调整一样重要的是银行经营彻底商业化,淡化对商业银行的行政干预,在市场原则下经营银行业务,管理资产风险。目前商业银行的行长大多来自于各级行政部门的委派,而不是董事会通过市场化方式选聘,银行的管理者与其说是银行家,不如说是政府官员,听命于上级领导在大多数情况下优先于考虑股东利益和资产安全,在这样的治理结构下,各级政府担保的债务自然就成为商业银行非志愿但不得拒绝的“资产”,银行在信贷过程中受制于各种行政压力,贷与不贷不能真正自主,贷给谁也不能真正自主,那么利率怎么可能完全市场化?

要实现利率市场化,还必须放开金融业的市场准入限制,让更多的民间资本作为独立的经营主体进入金融业,参与市场竞争。下面看看已有的“开放金融业”的政策效果。

今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以温州作为金融改革的试点,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试点半年过去了,从民间金融机构的存贷业务发展的实际效果来看,这场温州改革整体上看起来是雷声大、雨点小。

5月26日,中国银监会网站正式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就目前的《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调整了两个条款:第一,村镇银行主发起行的最低持股比例由20%降低为15%;第二,民间资本通过并购重组方式参与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商业银行风险处置的,允许单个企业及其关联方阶段性持股比例超过20%。把银监会文件的标题与其调整的内容联系起来看,似乎放宽商业金融机构中民营资本的股权比例、“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就是开放金融业。

那么我们看看目前金融业的股权结构。根据银监会官员公开披露的数据,由于参与了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首次公开募股和股权优化。目前,“截至2011年底,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总股本中,民间资本占比分别为42%和54%”。“在已批准组建的726家村镇银行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比超过82%”。按照银监会自己的说法,“民间资本已是我国银行业资本金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民间资本股权占比如此之高的情况下,继续“扩大民间资本的股权比例”,和上市金融机构增资扩股本质上没有区别。

那么,开放金融业主要是核心要义是什么?

产业开放的真实意义在于鼓励不同的投资主体在符合监管规则的前提下,通过发起、并购或其他方式组建自主经营的企业,进入开放产业的相应市场,自由竞争,在这里,独立的经营管理权是关键。言及金融业对民间资本开放,应该是指民间资本不但可以参股、控股金融机构,而且可以主导金融的经营管理权,通过现代企业治理机制遴选、任免该金融机构的高管,并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以市场化原则自主开展经营活动。

利率市场化,意味着以市场供求和风险评估给资金定价,这首先得有一个自由的资金供求市场和以市场方式参与竞争的各个主体。中国要实现利率市场化,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必须率先市场化,换一句话说,就是让银行家来经营银行。

 

话题:



0

推荐

林采宜

林采宜

84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中国金融40人论坛特邀成员,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专家。

文章